湖滨案-第十六章

文学网时间:2018-08-21 11:17:18

  且说乔泰、马荣两个商量半日,拟了混入橡树滩的通盘计划。两个装扮作绿林模样,当即骑马出发。过泾北县治时投了书信,那边老爷迟迟不答。两人只得绕回边界军镇营寨,一面问,折向东北。——橡树滩周围十八乡,时有械斗,彼此结仇甚多,长年不通气息。正有乔泰、马荣周旋余地。黄昏,两人来到鸡口镇。这里已是橡树滩的外缘,官兵强人都伏有哨马,各自按兵不动。故市集倒也太平热闹,各号店铺,生意兀自兴隆。乔泰、马荣见有一爿酒肆.招牌名儿叫“一江春”,便进去大灌了一顿。待要惠帐时,酒店掌柜亲自上前作躬打揖道:“两位英雄,从未曾见识。今日有幸奉献几杯簿酒,已是敝号荣幸,哪里还劳破费?”说罢亲送乔泰、马荣出来酒肆。乔、马两人见此情状,也乐得白吃。遂乘酒兴把个微醉的身子前后摇摆,逛上街市来。乔泰、马荣醒来,见五个官兵外又围了一群看热闹的闲人,正称心意。遂一骨碌爬起,骂道:“你几个鸟公人,竟在你老爹面前撒野,小心折断你脖根。”军校大怒,抡起手中就地扫去:“你两个蠢贼,还敢做大。”另四名小卒一齐上前,想捆翻乔、马两人。乔泰、马荣发一声喊,早夺过两条来,右突左刺,直劈,那五个官兵顿时被放倒三个,半边呻吟,两个抱头鼠窜。围观的百姓一迭声喝采。就中一个黑脸汉子上前揖道:“两位壮士,如此手脚,大快。彼鸟公人必不肯甘休,此去营寨搬兵,恐两位要吃亏。不如乘早走了,可免不测。”黑睑汉子低声道:“你两个快去鸡口水道,那里有一条小船,只需半个时辰便可载你们去橡树滩深处。到时即有好汉相帮,官军奈何不得。两位就说是邵灶爷荐你们去的。”乔泰、马荣谢过,沿循邵灶爷指点径,很快便找到了鸡口水道。分拨开苇丛果见一条平板小船,搁着两支桨板。两喜,跳上小船,解了缆绳。马荣独个划起双桨。乔泰不惯水位,船头坐了。小船划出苇丛,便见一派湖荡。晚霞里变幻五彩,甚是妖绕。时值盛夏,莲叶田田,芙蕖摇曳。不时飞起十几翼雪白的水鸟,振翮回翔,鸣声悠远。马荣、乔泰顿感心旷神怡,又闻幽幽荷香,不觉暑气全消。马荣从水中摘了几个大莲蓬,扔给乔泰。乔泰剥了一堆莲子,两个吃了起来,十分得意。远处传出一声的鸟鸣,湖荡里又回应三声。马荣道:“乔泰哥,不好,这鸟叫得怪,恐是水贼信号。”话犹未了,船头船尾露出两颗人头来。马荣大叫不好,只觉小船左右摇晃了两下,便翻合了身,马荣、乔泰失身落水。乔泰呛了两口水,正要呼救,已被人水中捆了手脚,拖上了一处干滩。马荣索性也不抵抗,任人捆翻,也拖上了岸。与乔泰两人申锁一起。——七八名水贼吆喝着将他两人押到了一个草棚前。乔泰、马荣两个灵犀相通,一抹儿看在眼里,不觉又喜又惊。喜的是这里果是水贼的巢穴。惊的是水贼原与黑龙会勾通,正磨剑拭枪,欲图谋反。一个水贼叩道:“禀天罡将军,这两个汉子,私下湖荡,象是官军的细作。小的们捉了来听将军发落。”“拜揖将军,小的名唤雍马,这位是歃血弟兄,叫戴乔。久在绿林中,做那没本钱的营生。几番遭追缉,昨日从汉源县逃出,专来投奔将军麾下,以图犬效。——将军慧眼巨光,我们这等尴尬境遇,岂会是官军的细作。”天罡将军一双狡黠的小眼睛滴溜溜朝两人转了几转,又和颜悦色问道:“你两个既是专投我来,却是如何晓得这橡树滩地理,坐的一条船又是谁的?”乔泰肚中明白,遂躬身答道:“回将军话,我两个在鸡口镇遭公人追捕,拼死抵挡,打翻了他五人,内有一个军校,回去营寨喊官兵。正没理会处,情急十分,幸承邵灶爷指点,从小来这里投奔将军。这船也是邵灶爷的。望将军查访明白,也释疑心。”天罡将诡秘地点了点头:“只恐寨小,不堪两位壮大歇马。”遂命部下先将马荣乔泰两人押去养暂管。等他派人查明两人备细,再定去留。养扎在土坡阴背的一片草地上,搭了几个帐篷,亦有监营。乔泰、马荣被管束在一个小帐篷内,暂应储运草料的差使。傍晚,放养马匹的弟兄纷纷归来营帐,乔泰、马荣一一与他们结识了。内中果有一个叫毛禄的,贼眉贼眼,心怀鬼胎,却不愿与别人厮攀。吃罢夜膳,乔泰、马荣偷偷寻到了毛禄帐蓬,忽见帐蓬外有一个年轻女子在刷碗盆。细看那女子,新月笼眉,春桃拂睑。十分俏容。形象气度正合了刘月娥的谱。“呵,原来是今日乍到的雍马兄弟。我也是新来这里的。听说你两个是汉源县逃来的,不知那边情景怎样?”毛禄问。马荣笑了:“汉源一向无事,我两个只是不堪寂寞,总思量绿林中许多好处,故索兴投来这里黑龙会旗下,图个快活。不意竟被那天罡将军猜疑,谴来这养,好不委屈。——不知毛禄哥,何事也受此?”毛禄道:“这是浑家。这两日也受了点闲气,心中不快。雍马兄弟莫见怪。这贱人只是这,不肯言笑。”“毛禄已生,同来的独眼龙被那天罡将军杀了。——我见刘月娥形相,似是不敢与旁人搭讪,倘与之言明我们是汉源缉捕,想必开口。”“马荣弟,适才我去湖荡边看了,正遇上几个水手,探知湖边停泊着一条大货船。明日一早便要启锚,驰向汉源去,——此刻水手们都睡去,并无。我两个不如今夜便动手,将毛禄打昏,救了月娥一齐潜入那船舱内藏起。等明日船驰出湖荡,进入江心,设计乃夺了那船。只要这货船一入汉源境界,便是我们的天下。”马荣胡乱睡了一会,不能入寝。看看帐外月横星转,估摸已过半夜。遂叫醒乔泰,两个悄悄蹑到毛禄帐篷外。马荣轻声叫道:“毛禄兄弟,有要事密告。”马荣道:“刘月娥小姐,休要惊慌。我两个是汉源县里的公人,专来这里捉拿毛禄归案,搭救小姐回去与家人团聚。”刘月娥眼睛一亮:“你两人果是汉源来的缉捕。小女子受这毛禄荼毒,千恨堆积,言之难尽。只是这橡树滩都是反贼的营巢,你两个赤手空拳,如何抵挡黑龙会几百军马?”乔泰道:“刘小姐不必惊惶,我们自有妙策。你赶紧用布单将毛禄裹了,我们此刻即抬入湖荡边停泊的那条货船内躲藏。天一亮那船便启航,行到江心,便可设计船上水手,想必无误。”乔泰在前,刘月娥居中,马荣背了毛禄断后。三人悄悄离了帐篷,取道苇丛深密处潜到河滩岸。爬上货船,钻入底舱货箱间隙藏匿。晌午时分,货船移泊汉源境内的香溪。边卡的军了上船来查验货物。——马荣、乔泰早用绳索将毛禄捆实了,叫刘月娥,两人把住了底舱顶板。军丁下底舱查货,马荣一把将军丁拖翻。军丁正要发作,认得是马荣,吃一大惊。马荣耳语道:“你上去军营叫来全数兵丁,将这货船扣了。这箱内半数是兵器、盔甲,资助城里谋反的。”军丁上来甲板,与另一军丁耳语了,便飞马去军镇营盘,察报马校尉。须臾马校尉率全营军了赶到香溪。监船的乃知不妙,正要调转船头逃向泾北境内。乔泰、马荣早跳上甲板,不得擅动,等候查缉。马校尉率军了涌上船来,舵工水手一个个就范。监船的也被马荣擒到。军了打开货箱,果然不少军器甲杖兵需之物。全数抬上岸来,并船上人员一起军营。马荣对马校尉道:“船上还有一名正犯毛禄,也被我们从橡树滩捉拿归案。另有一女子,此两人暂请马校尉代为,不得疏忽。——再借两匹好马来,我们此即去县衙禀报狄老爷。”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