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——又见蔷薇开

文学网时间:2019-07-17 17:22:45

又见蔷薇开

前几日的狂风大作,将我心的玫瑰花连盆带花吹落到邻居家的小花园里。险些命殒尘土。在严重的自责中不禁感叹她们命运多舛:多次流连花市才终于又鼓起勇气(几次都失败了,胆怯了)将她们移至我的客厅,与其说与我阳台上竞放的花儿们争艳,不如说我始终情有独钟于她们。被扎痛了,看看手中的她们,娇羞的与我对视,心中不禁再次涌起缕缕怜悯,丝丝疼爱,怎么也不肯将她们遗弃于路上,过往的车水马龙,会不长眼睛地肆意脚踏,碾过她们孱弱的躯体,踏破她们娇嫩的面颊,零落凡尘,成泥,成土,成为尘埃,我怎么能那么狠心任人欺花呢?于我而言任何生命都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,怎么可以眼见她们香消玉殒于我的手中呢?

于是,保护好她们成了我每天的功课。晨曦中,将她们小心地移至窗外,让她们吮吸甘露,迎接朝阳;暮霭里,再次小心地搬回室中,她们用芬芳和娇艳向我颔首。我也信心满满的乐此不疲地如此折腾着,不觉蹉跎了岁月,更不觉她们日渐消瘦的身躯,无精打采的神情。在她们哀怜甚至抱怨的眼神中,我似乎想到了她们的命运:于我阳光明媚的窗下抱恨而死,或于晨,或于昏……此事谁料,一场肆虐的狂风夺走了她们安逸的居所,没有亲见,不能想象也不敢去想,她们坠落时的惨状,或许还有嘶声裂肺的惨叫,要不就是燃烧于体内的激情不得释放压抑地呜咽……

在我循着楼下小径几经辗转找到她们时,被一丛丛姹紫嫣红吸引住了眼球,这园子里,不就是她们的姐妹吗?各个扬着娇嫩的笑靥,好不张扬,婷婷于杂草中,丝毫没有沾染杂俗,“粗缯大布裹生涯,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卓然不群。同样的物种,不同的处境,真的会有异样的结局吗?

邻院花墙上的蔷薇花又一次挑逗着我的眼,白的还是去年的白,粉的还继续着粉嫩欲滴,攀藤而绕,这肆意的美丽中,总有我淡淡的忧伤,就像那随着云雾袭来的,若有若无的花香一样,时而飘渺云端,时而直面扑来,沁人心脾。阵阵清幽,带来的不仅仅是氤氲的芬芳,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思考和感悟。如花在野,不觉孤单,生命在狂风暴中得到的是淬炼,是磨砺;自作多情的我成了戕害我心爱的花儿们的刽子手。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,不懂也就不怪了,可怕的是揣着明白装糊涂……看似数载精心的呵护,实则是任性和自私,用她们与生俱来的妖娆,绚烂我的视野,拿她们仅存的生机换回我渺远的希望。

岁月没有放过她们,她们会放过我吗?爱有多深,伤害就多深!愿时光善待每一个生命,成全每一次深爱!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文章